首頁 | 詩詞練習 | 詩詞大全 | 詩詞賞析 | 唐詩三百首 | 宋詞三百首 | 元曲 | 詩詞下載|

您的位置:詩詞推薦 >查看內容
 
關于敘事詩的詩大全



(1)木蘭詩


(南北朝)佚名


唧唧復唧唧,木蘭當戶織。

不聞機杼聲,惟聞女嘆息。

問女何所思,問女何所憶。

女亦無所思,女亦無所憶。

昨夜見軍帖,可汗大點兵,

軍書十二卷,卷卷有爺名。

阿爺無大兒,木蘭無長兄,

愿為市鞍馬,從此替爺征。


東市買駿馬,西市買鞍韉,

南市買轡頭,北市買長鞭。

旦辭爺娘去,暮宿黃河邊,

不聞爺娘喚女聲,但聞黃河流水鳴濺濺。

旦辭黃河去,暮至黑山頭,

不聞爺娘喚女聲,但聞燕山胡騎鳴啾啾。


萬里赴戎機,關山度若飛。

朔氣傳金柝,寒光照鐵衣。

將軍百戰死,壯士十年歸。


歸來見天子,天子坐明堂。

策勛十二轉,賞賜百千強。

可汗問所欲,木蘭不用尚書郎,

愿馳千里足,送兒還故鄉。


爺娘聞女來,出郭相扶將;

姊聞妹來,當戶理紅妝;

小弟聞姊來,磨刀霍霍向豬羊。

開我東閣門,坐我西閣床,

脫我戰時袍,著我舊時裳。

當窗理云鬢,對鏡帖花黃。

出門看火伴,火伴皆驚忙:

同行十二年,不知木蘭是女郎。


雄兔腳撲朔,雌兔眼迷離;

雙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


●簡評:這首以木蘭女扮男裝替父從軍為故事的敘事詩,可謂是知名度最高的古代敘事詩。




(2)長恨歌


(唐)白居易


漢皇重色思傾國,御宇多年求不得。

楊家有女初長成,養在深閨人未識。

天生麗質難自棄,一朝選在君王側。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宮粉黛無顏色。

春寒賜浴華清池,溫泉水滑洗凝脂。

侍兒扶起嬌無力,始是新承恩澤時。

云鬢花顏金步搖,芙蓉帳暖度春宵。

春宵苦短日高起,從此君王不早朝。


承歡侍宴無閑暇,春從春游夜專夜。

后宮佳麗三千人,三千寵愛在一身。

金屋妝成嬌侍夜,玉樓宴罷醉和春。

姊妹弟兄皆列土,可憐光彩生門戶。

遂令天下父母心,不重生男重生女。

驪宮高處入青云,仙樂風飄處處聞。

緩歌慢舞凝絲竹,盡日君王看不足。

漁陽鼙鼓動地來,驚破霓裳羽衣曲。


九重城闕煙塵生,千乘萬騎西南行。

翠華搖搖行復止,西出都門百余里。

六軍不發無奈何,宛轉蛾眉馬前死。

花鈿委地無人收,翠翹金雀玉搔頭。

君王掩面救不得,回看血淚相和流。

黃埃散漫風蕭索,云棧縈紆登劍閣。

峨嵋山下少人行,旌旗無光日色薄。

蜀江水碧蜀山青,圣主朝朝暮暮情。


行宮見月傷心色,夜雨聞鈴腸斷聲。

天旋地轉回龍馭,到此躊躇不能去。

馬嵬坡下泥土中,不見玉顏空死處。

君臣相顧盡沾衣,東望都門信馬歸。

歸來池苑皆依舊,太液芙蓉未央柳。

芙蓉如面柳如眉,對此如何不淚垂。

春風桃李花開日,秋雨梧桐葉落時。

西宮南內多秋草,落葉滿階紅不掃。


梨園弟子白發新,椒房阿監青娥老。

夕殿螢飛思悄然,孤燈挑盡未成眠。

遲遲鐘鼓初長夜,耿耿星河欲曙天。

鴛鴦瓦冷霜華重,翡翠衾寒誰與共。

悠悠生死別經年,魂魄不曾來入夢。

臨邛道士鴻都客,能以精誠致魂魄。

為感君王輾轉思,遂教方士殷勤覓。

排空馭氣奔如電,升天入地求之遍。


上窮碧落下黃泉,兩處茫茫皆不見。

忽聞海上有仙山,山在虛無縹渺間。

樓閣玲瓏五云起,其中綽約多仙子。

中有一人字太真,雪膚花貌參差是。

金闕西廂叩玉扃,轉教小玉報雙成。

聞道漢家天子使,九華帳里夢魂驚。

攬衣推枕起徘徊,珠箔銀屏迤邐開。

云鬢半偏新睡覺,花冠不整下堂來。


風吹仙袂飄飄舉,猶似霓裳羽衣舞。

玉容寂寞淚闌干,梨花一枝春帶雨。

含情凝睇謝君王,一別音容兩渺茫。

昭陽殿里恩愛絕,蓬萊宮中日月長。

回頭下望人寰處,不見長安見塵霧。

惟將舊物表深情,鈿合金釵寄將去。

釵留一股合一扇,釵擘黃金合分鈿。

但教心似金鈿堅,天上人間會相見。


臨別殷勤重寄詞,詞中有誓兩心知。

七月七日長生殿,夜半無人私語時。

在天愿作比翼鳥,在地愿為連理枝。

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恨綿綿無絕期。


●簡評:這首以楊貴妃與李隆基愛情悲劇為題材的敘事詩,深刻地道出了即使貴為帝王,也難以把握自己的愛情。



(3)琵琶行


(唐)白居易


元和十年,予左遷九江郡司馬。明年秋,送客湓浦口,聞舟中夜彈琵琶者,聽其音,錚錚然有京都聲。問其人,本長安倡女,嘗學琵琶于穆、曹二善才,年長色衰,委身為賈人婦。遂命酒,使快彈數曲。曲罷憫然,自敘少小時歡樂事,今漂淪憔悴,轉徙于江湖間。予出官二年,恬然自安,感斯人言,是夕始覺有遷謫意。因為長句,歌以贈之,凡六百一十六言,命曰《琵琶行》。


潯陽江頭夜送客,楓葉荻花秋瑟瑟。

主人下馬客在船,舉酒欲飲無管弦。

醉不成歡慘將別,別時茫茫江浸月。

忽聞水上琵琶聲,主人忘歸客不發。

尋聲暗問彈者誰?琵琶聲停欲語遲。

移船相近邀相見,添酒回燈重開宴。

千呼萬喚始出來,猶抱琵琶半遮面。

轉軸撥弦三兩聲,未成曲調先有情。

弦弦掩抑聲聲思,似訴平生不得志。

低眉信手續續彈,說盡心中無限事。

輕攏慢捻抹復挑,初為《霓裳》后《六幺》。

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語。

嘈嘈切切錯雜彈,大珠小珠落玉盤。

間關鶯語花底滑,幽咽泉流冰下難。

冰泉冷澀弦凝絕,凝絕不通聲暫歇。

別有幽愁暗恨生,此時無聲勝有聲。

銀瓶乍破水漿迸,鐵騎突出刀槍鳴。

曲終收撥當心畫,四弦一聲如裂帛。

東船西舫悄無言,唯見江心秋月白。

沉吟放撥插弦中,整頓衣裳起斂容。

自言本是京城女,家在蝦蟆陵下住。

十三學得琵琶成,名屬教坊第一部。

曲罷曾教善才服,妝成每被秋娘妒。

五陵年少爭纏頭,一曲紅綃不知數。

鈿頭銀篦擊節碎,血色羅裙翻酒污。

今年歡笑復明年,秋月春風等閑度。

弟走從軍阿姨死,暮去朝來顏色故。

門前冷落鞍馬稀,老大嫁作商人婦。

商人重利輕別離,前月浮梁買茶去。

去來江口守空船,繞船月明江水寒。

夜深忽夢少年事,夢啼妝淚紅闌干。

我聞琵琶已嘆息,又聞此語重唧唧。

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

我從去年辭帝京,謫居臥病潯陽城。

潯陽地僻無音樂,終歲不聞絲竹聲。

住近湓江地低濕,黃蘆苦竹繞宅生。

其間旦暮聞何物?杜鵑啼血猿哀鳴。

春江花朝秋月夜,往往取酒還獨傾。

豈無山歌與村笛?嘔啞嘲哳難為聽。

今夜聞君琵琶語,如聽仙樂耳暫明。

莫辭更坐彈一曲,為君翻作《琵琶行》。

感我此言良久立,卻坐促弦弦轉急。

凄凄不似向前聲,滿座重聞皆掩泣。

座中泣下誰最多?江州司馬青衫濕。


●簡評:這是一首講述一個普通琵琶女命運的著名敘事詩。在出神入化的琵琶樂曲描寫中,呈現了敘事詩極高藝術性和感染力。



(4)賣炭翁


(唐)白居易


賣炭翁,伐薪燒炭南山中。

滿面塵灰煙火色,兩鬢蒼蒼十指黑。

賣炭得錢何所營?身上衣裳口中食。

可憐身上衣正單,心憂炭賤愿天寒。

夜來城外一尺雪,曉駕炭車輾冰轍。

牛困人饑日已高,市南門外泥中歇。

翩翩兩騎來是誰?黃衣使者白衫兒。

手把文書口稱敕,回車叱牛牽向北。

一車炭,千余斤,宮使驅將惜不得。

半匹紅綃一丈綾,系向牛頭充炭直。


●簡評:這首敘事詩講述一個普通賣炭老者的生存命運,尤其是“可憐身上衣正單,心憂炭賤愿天寒”一句,令人飆淚。





(5)孔雀東南飛


(漢)佚名


漢末建安中,廬江府小吏焦仲卿妻劉氏,為仲卿母所遣,自誓不嫁。其家逼之,乃投水而死。仲卿聞之,亦自縊于庭樹。時人傷之,為詩云爾。



孔雀東南飛,五里一徘徊。

“十三能織素,十四學裁衣。

十五彈箜篌,十六誦詩書。

十七為君婦,心中常苦悲。

君既為府吏,守節情不移。

賤妾留空房,相見常日稀。

雞鳴入機織,夜夜不得息。

三日斷五匹,大人故嫌遲。

非為織作遲,君家婦難為!

妾不堪驅使,徒留無所施。

便可白公姥,及時相遣歸。”

府吏得聞之,堂上啟阿母:

“兒已薄祿相,幸復得此婦。

結發同枕席,黃泉共為友。

共事二三年,始爾未為久。

女行無偏斜,何意致不厚。”

阿母謂府吏:“何乃太區區!

此婦無禮節,舉動自專由。

吾意久懷忿,汝豈得自由!

東家有賢女,自名秦羅敷。

可憐體無比,阿母為汝求。

便可速遣之,遣去慎莫留!”

府吏長跪告:“伏惟啟阿母。

今若遣此婦,終老不復取!”

阿母得聞之,槌床便大怒:

“小子無所畏,何敢助婦語!

吾已失恩義,會不相從許!”

府吏默無聲,再拜還入戶。

舉言謂新婦,哽咽不能語:

“我自不驅卿,逼迫有阿母。

卿但暫還家,吾今且報府。

不久當歸還,還必相迎取。

以此下心意,慎勿違吾語。”

新婦謂府吏:“勿復重紛紜。

往昔初陽歲,謝家來貴門。

奉事循公姥,進止敢自專?

晝夜勤作息,伶俜縈苦辛。

謂言無罪過,供養卒大恩;

仍更被驅遣,何言復來還!

妾有繡腰襦,葳蕤自生光;

紅羅復斗帳,四角垂香囊;

箱簾六七十,綠碧青絲繩,

物物各自異,種種在其中。

人賤物亦鄙,不足迎后人,

留待作遺施,于今無會因。

時時為安慰,久久莫相忘!”

雞鳴外欲曙,新婦起嚴妝。

著我繡夾裙,事事四五通。

足下躡絲履,頭上玳瑁光。

腰若流紈素,耳著明月珰。

指如削蔥根,口如含朱丹。

纖纖作細步,精妙世無雙。

上堂拜阿母,阿母怒不止。

“昔作女兒時,生小出野里。

本自無教訓,兼愧貴家子。

受母錢帛多,不堪母驅使。

今日還家去,念母勞家里。”

卻與小姑別,淚落連珠子。

“新婦初來時,小姑始扶床;

今日被驅遣,小姑如我長。

勤心養公姥,好自相扶將。

初七及下九,嬉戲莫相忘。”

出門登車去,涕落百余行。

府吏馬在前,新婦車在后。

隱隱何甸甸,俱會大道口。

下馬入車中,低頭共耳語:

“誓不相隔卿,且暫還家去。

吾今且赴府,不久當還歸。

誓天不相負!”

新婦謂府吏:“感君區區懷!

君既若見錄,不久望君來。

君當作磐石,妾當作蒲葦。

蒲葦紉如絲,磐石無轉移。

我有親父兄,性行暴如雷,

恐不任我意,逆以煎我懷。”

舉手長勞勞,二情同依依 。

入門上家堂,進退無顏儀。

阿母大拊掌,不圖子自歸:

“十三教汝織,十四能裁衣,

十五彈箜篌,十六知禮儀,

十七遣汝嫁,謂言無誓違。

汝今何罪過,不迎而自歸?”

蘭芝慚阿母:“兒實無罪過。”

阿母大悲摧。

還家十余日,縣令遣媒來。

云有第三郎,窈窕世無雙。

年始十八九,便言多令才。

阿母謂阿女:“汝可去應之。”

阿女含淚答:“蘭芝初還時,

府吏見丁寧,結誓不別離。

今日違情義,恐此事非奇。

自可斷來信,徐徐更謂之。”

阿母白媒人:“貧賤有此女,

始適還家門。不堪吏人婦,

豈合令郎君?幸可廣問訊,

不得便相許。”

媒人去數日,尋遣丞請還,

說有蘭家女,承籍有宦官。

云有第五郎,嬌逸未有婚。

遣丞為媒人,主簿通語言。

直說太守家,有此令郎君,

既欲結大義,故遣來貴門。

阿母謝媒人:“女子先有誓,

老姥豈敢言!”

阿兄得聞之,悵然心中煩。

舉言謂阿妹:“作計何不量!

先嫁得府吏,后嫁得郎君。

否泰如天地,足以榮汝身。

不嫁義郎體,其往欲何云?”

蘭芝仰頭答:“理實如兄言。

謝家事夫婿,中道還兄門。

處分適兄意,那得自任專!

雖與府吏要,渠會永無緣。

登即相許和,便可作婚姻。”

媒人下床去。諾諾復爾爾。

還部白府君:“下官奉使命,

言談大有緣。”府君得聞之,

心中大歡喜。視歷復開書,

便利此月內,六合正相應。

良吉三十日,今已二十七,

卿可去成婚。交語速裝束,

絡繹如浮云。青雀白鵠舫,

四角龍子幡。婀娜隨風轉,

金車玉作輪。躑躅青驄馬,

流蘇金鏤鞍。赍錢三百萬,

皆用青絲穿。雜彩三百匹,

交廣市鮭珍。從人四五百,

郁郁登郡門。

阿母謂阿女:“適得府君書,

明日來迎汝。何不作衣裳?

莫令事不舉!”

阿女默無聲,手巾掩口啼,

淚落便如瀉。移我琉璃榻,

出置前窗下。左手持刀尺,

右手執綾羅。朝成繡夾裙,

晚成單羅衫。晻晻日欲暝,

愁思出門啼。

府吏聞此變,因求假暫歸。

未至二三里,摧藏馬悲哀。

新婦識馬聲,躡履相逢迎。

悵然遙相望,知是故人來。

舉手拍馬鞍,嗟嘆使心傷:

“自君別我后,人事不可量。

果不如先愿,又非君所詳。

我有親父母,逼迫兼弟兄。

以我應他人,君還何所望!”

府吏謂新婦:“賀卿得高遷!

磐石方且厚,可以卒千年;

蒲葦一時紉,便作旦夕間。

卿當日勝貴,吾獨向黃泉!”

新婦謂府吏:“何意出此言!

同是被逼迫,君爾妾亦然。

黃泉下相見,勿違今日言!”

執手分道去,各各還家門。

生人作死別,恨恨那可論?

念與世間辭,千萬不復全!

府吏還家去,上堂拜阿母:

“今日大風寒,寒風摧樹木,

嚴霜結庭蘭。兒今日冥冥,

令母在后單。故作不良計,

勿復怨鬼神!命如南山石,四體康且直!”

阿母得聞之,零淚應聲落:

“汝是大家子,仕宦于臺閣。

慎勿為婦死,貴賤情何薄!

東家有賢女,窈窕艷城郭,

阿母為汝求,便復在旦夕。”

府吏再拜還,長嘆空房中,作計乃爾立。

轉頭向戶里,漸見愁煎迫。

其日牛馬嘶,新婦入青廬。

奄奄黃昏后,寂寂人定初。

我命絕今日,魂去尸長留!

攬裙脫絲履,舉身赴清池。

府吏聞此事,心知長別離。

徘徊庭樹下,自掛東南枝。

兩家求合葬,合葬華山傍。

東西植松柏,左右種梧桐。

枝枝相覆蓋,葉葉相交通。

中有雙飛鳥,自名為鴛鴦。

仰頭相向鳴,夜夜達五更。

行人駐足聽,寡婦起彷徨。

多謝后世人,戒之慎勿忘。


●簡評:這是古代篇幅最長的敘事詩。講述焦仲卿與妻子劉氏的婚姻悲劇,譴責包辦婚姻,向往自由戀愛。




(6)石壕吏


(唐)杜甫


暮投石壕村,有吏夜捉人。

老翁逾墻走,老婦出門看。

吏呼一何怒,婦啼一何苦。

聽婦前致詞,三男鄴城戍。

一男附書至,二男新戰死。

存者且偷生,死者長已矣。

室中更無人,惟有乳下孫。

有孫母未去,出入無完裙。

老嫗力雖衰,請從吏夜歸。
急應河陽役,猶得備晨炊。

夜久語聲絕,如聞泣幽咽。

天明登前途,獨與老翁別。


●簡評:這是杜甫著名“三吏”中的“一吏”(另外《新安吏》《潼關吏》也是經典敘事詩)。以作者親眼所見所聞,記錄抓壯丁給普通百姓帶來的無窮無盡苦難,用的是“以詩寫史”的筆法。






(7)無家別


(唐)杜甫


寂寞天寶后,園廬但蒿藜。

我里百余家,世亂各東西。

存者無消息,死者為塵泥。

賤子因陣敗,歸來尋舊蹊。

久行見空巷,日瘦氣慘凄,

但對狐與貍,豎毛怒我啼。

四鄰何所有,一二老寡妻。

宿鳥戀本枝,安辭且窮棲。

方春獨荷鋤,日暮還灌畦。

縣吏知我至,召令習鼓鞞。

雖從本州役,內顧無所攜。

近行止一身,遠去終轉迷。

家鄉既蕩盡,遠近理亦齊。

永痛長病母,五年委溝溪。

生我不得力,終身兩酸嘶。

人生無家別,何以為蒸黎。


●簡評:這是杜甫著名“三別”中的“一別”(另外《新婚別》《垂老別》也是敘事詩的經典作品)。以一個老者的自述,揭示了戰爭帶來的村莊凋敝、家破人亡的苦難。




(8)氓


先秦《詩經》


氓之蚩蚩,抱布貿絲。

匪來貿絲,來即我謀。

送子涉淇,至于頓丘。

匪我愆期,子無良媒。

將子無怒,秋以為期。

乘彼垝垣,以望復關。

不見復關,泣涕漣漣。

既見復關,載笑載言。

爾卜爾筮,體無咎言。

以爾車來,以我賄遷。

桑之未落,其葉沃若。

于嗟鳩兮!無食桑葚。

于嗟女兮!無與士耽。

士之耽兮,猶可說也。

女之耽兮,不可說也。

桑之落矣,其黃而隕。

自我徂爾,三歲食貧。

淇水湯湯,漸車帷裳。

女也不爽,士貳其行。

士也罔極,二三其德。

三歲為婦,靡室勞矣。

夙興夜寐,靡有朝矣。

言既遂矣,至于暴矣。

兄弟不知,咥其笑矣。

靜言思之,躬自悼矣。

及爾偕老,老使我怨。

淇則有岸,隰則有泮。

總角之宴,言笑晏晏,

信誓旦旦,不思其反。

反是不思,亦已焉哉!


●簡評:這是出自《詩經》的詩篇,也是古代最早的敘事詩之一。全詩以道貌岸然的“氓”,在婚前婚后截然不同的面目對待一個癡情于他的女子的故事,反映了古代女性在婚姻中的不幸與抗爭。



(9)連昌宮詞


(唐)元稹


連昌宮中滿宮竹,歲久無人森似束。

又有墻頭千葉桃,風動落花紅蔌蔌。

宮邊老翁為余泣,小年進食曾因入。

上皇正在望仙樓,太真同憑闌干立。

樓上樓前盡珠翠,炫轉熒煌照天地。

歸來如夢復如癡,何暇備言宮里事。

初過寒食一百六,店舍無煙宮樹綠。

夜半月高弦索鳴,賀老琵琶定場屋。

力士傳呼覓念奴,念奴潛伴諸郎宿。

須臾覓得又連催,特敕街中許然燭。

春嬌滿眼睡紅綃,掠削云鬟旋裝束。

飛上九天歌一聲,二十五郎吹管逐。

逡巡大遍涼州徹,色色龜茲轟錄續。

李謨擫笛傍宮墻,偷得新翻數般曲。

平明大駕發行宮,萬人歌舞涂路中。

百官隊仗避岐薛,楊氏諸姨車斗風。

明年十月東都破,御路猶存祿山過。

驅令供頓不敢藏,萬姓無聲淚潛墮。

兩京定后六七年,卻尋家舍行宮前。

莊園燒盡有枯井,行宮門閉樹宛然。

爾后相傳六皇帝,不到離宮門久閉。

往來年少說長安,玄武樓成花萼廢。

去年敕使因斫竹,偶值門開暫相逐。

荊榛櫛比塞池塘,狐兔驕癡緣樹木。

舞榭欹傾基尚在,文窗窈窕紗猶綠。

塵埋粉壁舊花鈿,烏啄風箏碎珠玉。

上皇偏愛臨砌花,依然御榻臨階斜。

蛇出燕巢盤斗栱,菌生香案正當衙。

寢殿相連端正樓,太真梳洗樓上頭。

晨光未出簾影黑,至今反掛珊瑚鉤。

指似傍人因慟哭,卻出宮門淚相續。

自從此后還閉門,夜夜狐貍上門屋。

我聞此語心骨悲,太平誰致亂者誰。

翁言野父何分別,耳聞眼見為君說。

姚崇宋璟作相公,勸諫上皇言語切。

燮理陰陽禾黍豐,調和中外無兵戎。

長官清平太守好,揀選皆言由相公。

開元之末姚宋死,朝廷漸漸由妃子。

祿山宮里養作兒,虢國門前鬧如市。

弄權宰相不記名,依稀憶得楊與李。

廟謨顛倒四海搖,五十年來作瘡痏。

今皇神圣丞相明,詔書才下吳蜀平。

官軍又取淮西賊,此賊亦除天下寧。

年年耕種宮前道,今年不遣子孫耕。

老翁此意深望幸,努力廟謀休用兵。


●簡評:這首敘事詩以連昌宮昔日的繁華與后來的荒涼作對比,道出了戰爭帶來的巨大破壞力,并勸誡“努力廟謀休用兵”。





(10)圓圓曲


(清)吳偉業


鼎湖當日棄人間,破敵收京下玉關。

慟哭六軍俱縞素,沖冠一怒為紅顏。

紅顏流落非吾戀,逆賊天亡自荒宴。

電掃黃巾定黑山,哭罷君親再相見。



相見初經田竇家,侯門歌舞出如花。

許將戚里箜篌伎,等取將軍油壁車。

家本姑蘇浣花里,圓圓小字嬌羅綺。

夢向夫差苑里游,宮娥擁入君王起。

前身合是采蓮人,門前一片橫塘水。

橫塘雙槳去如飛,何處豪家強載歸。

此際豈知非薄命,此時唯有淚沾衣。

薰天意氣連宮掖,明眸皓齒無人惜。

奪歸永巷閉良家,教就新聲傾坐客。

坐客飛觴紅日暮,一曲哀弦向誰訴?

白晳通侯最少年,揀取花枝屢回顧。

早攜嬌鳥出樊籠,待得銀河幾時渡?

恨殺軍書抵死催,苦留后約將人誤。

相約恩深相見難,一朝蟻賊滿長安。

可憐思婦樓頭柳,認作天邊粉絮看。

遍索綠珠圍內第,強呼絳樹出雕闌。

若非壯士全師勝,爭得蛾眉匹馬還?


蛾眉馬上傳呼進,云鬟不整驚魂定。

蠟炬迎來在戰場,啼妝滿面殘紅印。

專征蕭鼓向秦川,金牛道上車千乘。

斜谷云深起畫樓,散關月落開妝鏡。

傳來消息滿江鄉,烏桕紅經十度霜。

教曲伎師憐尚在,浣紗女伴憶同行。

舊巢共是銜泥燕,飛上枝頭變鳳凰。

長向尊前悲老大,有人夫婿擅侯王。

當時只受聲名累,貴戚名豪競延致。

一斛明珠萬斛愁,關山漂泊腰肢細。

錯怨狂風飏落花,無邊春色來天地。


嘗聞傾國與傾城,翻使周郎受重名。

妻子豈應關大計,英雄無奈是多情。

全家白骨成灰土,一代紅妝照汗青。

君不見,館娃初起鴛鴦宿,越女如花看不足。

香徑塵生烏自啼,屧廊人去苔空綠。

換羽移宮萬里愁,珠歌翠舞古梁州。

為君別唱吳宮曲,漢水東南日夜流!


●簡評:這首以美女陳圓圓命運為故事的敘事詩,以客觀的歷史視角,為“女人是禍水”正名。



更多相關詩詞:
相關練習:
詩詞練習搜索

題目:
類型:

作家推薦
專題推薦
  中考詩詞鑒賞練習
  中考詩詞鑒賞課件
  中考詩詞鑒賞教案
  高考詩詞鑒賞練習
  高考詩詞鑒賞課件
  高考詩詞鑒賞教案
  詩歌鑒賞教學指導
 


工具導航: 在線新華字典 在線成語詞典 反義詞查詢 近義詞查詢 歇后語大全 文言文翻譯 繞口令大全 語題庫 中文轉拼音 簡繁轉換 語文網

   版權所有 無憂無慮中學語文網 Email:zmjfy@yeah.net   浙ICP備05019169號    

亚洲学生妹春色30p 超碰在线首页 久草福利在线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